K三条灯

每天都在爬墙(x
社交恐惧emmm

零时真的 看一次虐一次


主角沿用同一个名字hhhh(并没有任何关系




---
江乔蹲下身子,将他冰冷的身躯慢慢扶到自己背上,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走出两步,才感到异样的轻。重剑呢?江乔恍惚想了起来,他应有那么一柄金灿无锋的重剑,挥之如风,其势磅礴。
重剑离叶问溪躺下的地方不远,斜斜地横在半截尸身上,覆着尘,染着血。
他脚步沉沉折了回去。空出一只手,抓住剑柄,用力一拉,重剑被斜着拖了起来,划过地上的累累尸骨,砰地砸到地上。
“嗯?”江乔脸颊一凉,转头看去,是叶问溪的手坠了下来,擦着脸搭在他的胸前,遥遥地指着剑柄,在空中晃动。
“你拿不动,我替你拿着。”江乔轻声说,再一次用力拎起重剑,一手牢牢将叶问溪固定在背上,一脚深一脚浅向城外走去。

一入冬天黑得越发快了。刚到城外时还是夕阳,转眼间,已经快看不清前面的路了。大雪纷纷扬扬下了起来,不消多时,已铺满了一地雪花。
太冷了,江乔下意识缩起了肩膀,便感受到了叶问溪的滑落,手中的剑柄也在寒风中越发扎手,一点点往地下坠着。没稳住步伐,江乔手中的重剑往旁边一斜,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踉跄着往前跌去。
“唔!”

肝游戏 疲惫

真的真的吹爆头号玩家!!!
我也想玩全息网游!!!!!
又开始开脑洞带入自己和cp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难得为了消磨追文等更的时间开始了摸鱼填坑
太好磕了 说是无cp但是嘿嘿嘿
不懂你们直男友谊啦!【真的是 命运的邂逅啊!
(是我的光 是我的信念)这种想法简直就是爱了!

这个头 没有我想象中好看哎……
(真的很像小师妹了hhh

【藏丐】闲暇 上

  江乔醒的时候天刚刚亮。

  

  他一向起得早,光刚照进屋子,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耳畔传来叶问溪轻微的呼吸声,身上是紧贴着的温热肌肤,江乔耳朵微红小心翼翼从被子里溜出来,被冷风一吹,瞬间清醒。他悄声洗漱完准备出门时,犹豫了一下,还是披上了大氅,裹紧了再出去。叶问溪总说他的丐帮衣服光膀子看着就冷,也不管他辩解自己内力护体寒暑不侵,硬是天天盯着往他身上加衣服。

  

  他们在这小城里住了也有一长段时间了。

  

  平日走在路上,老人家们看他俩孤身在外,总是格外热情的。过年更是如此,见着就想递给他自家新做的糕点。得知江乔要去买菜,还给他塞上好几些自己种的果蔬,吓得他连连拒绝,打了招呼就想跑,实在承受不来这么多的关照。

  

  没几步路就到了集市。集市不大不小,摆的摊子倒是挺多。江乔料着现在天色还早,问溪估计也还没起床,索性就逛了起来,这儿买一点那儿挑一些。这么兜转一圈下来,鱼虾肉菜也都买齐了,他路过见着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看到手还有空余,也买了串啃着,酸酸甜甜地溜达着回去。

  

  江乔一进门,就看到叶问溪刚起床不久,头发散着没扎,懒洋洋地没睡醒般靠在躺椅上。他打了声招呼,丢下大氅便跑去了厨房。“问溪,中午想吃什么?”江乔整理着早上买的东西,冲着外面喊了声。过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回应,“问溪?”该不是又睡着了?大冬天怕冷成这样子啊。江乔心想,擦了擦手,正准备出去,背上忽然一暖,毛绒绒的触感随即传来,转过头来,就看到叶问溪将大氅往他身上盖。

  

  拍了拍裹得厚实的丐帮弟子,叶问溪满意了,“我们中午随便吃点面条如何?等晚上我给你做江南菜。”“那行,等着你的好手艺。不满意我可不收。”江乔挑着眉看他,叶问溪笑着凑上去亲,唇舌交缠之间,自有一股甜意。

  

  “那满意了有奖么?”江乔拉开了点距离,舔了舔嘴角,不去看他眼睛。“当然。”

  

  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叶问溪就钻进了厨房开始折腾,被禁止进入的江乔顿感无聊,只得带着白凤往院子里走。白凤一出屋子,就像脱缰野马一样满天窜,喊它下来也不听使唤。江乔没法,只得搬来躺椅往厨房的小窗外头上边放,抬头一看便是叶问溪研究做菜的身影,动作略有匆忙,但还算是有条有理。江乔摸了摸下巴,噗呲一笑,心想,倒是认真。

  


  

  白凤飞得欢快,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树枝,上面还带着雪,“啪嗒”就往江乔头上扔。下午的阳光温暖无风,江乔昏昏欲睡,头靠在椅背上一点一点,猛地就被落在脸上的雪冷醒。睁开眼一看,白凤在他面前使劲盘旋,看他醒过来,兴奋地叫了两声,示意让江乔陪它耍。

  

  “嘿!”江乔弯下腰抓起地上的雪,搓成雪球往白凤扔去。白凤没躲过,被雪砸了一身,叫了一声又飞去找树枝。江乔也不动,斜躺着看它四处飞,与远处接天连日的白近乎融为一体。

  

  “阿乔。”江乔转过头,只见叶问溪一手拎着个小茶几,一手托着托盘,向他走来。弯腰将茶几放好,叶问溪边把托盘放下,边递了块糕点给他,“先吃点东西垫着肚子,我做菜没那么快。”江乔没有伸手去接,就着叶问溪的手咬上糕点,末了还轻舔了下指腹,惹得他立马抽手,虚握起拳头搓揉着自己指尖。

  

  “给你弄走糖粉。”咽下口中酥软的糖糕,江乔眼都弯了,又想开口,就被堵住了嘴,摁在躺椅上亲了个昏头转向,透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才被叶问溪松开,连忙喘着气把他赶走去做菜。

 

  茶几上除了摆着糕点,还有壶热茶。白烟从壶嘴逸出,袅袅上升在空中消散。茶是上好的普洱,喝上一口润喉暖胃。江乔捂着茶杯,热量传至手心扩散到全身,泡温泉般舒坦。来到这座小城后,两人先是安置家具,后问溪又是锻造修理兵器,自己也偶尔出门护趟镖。虽说不上繁忙,但两人也没多少空余时间,直到快过年,才能歇上一口气。现在这么一躺,可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江乔咬着芝麻饼,咸香薄脆,配上普洱解腻,吃上好几块也不觉撑。热茶酥饼,恍惚间,就过去了一个下午。白凤在外面耍够了回来停在他肩上,猛然回神,才发现已是落日熔金,树影东移。远远望去,白雪皑皑上如覆金箔,只消一眼,目眩神迷。“阿乔,我做好菜了,来尝尝。”叶问溪倚在门框上唤他,“要下雪了,快进来吧。”回过头去,是熟悉的场景,是最熟悉的人。往事如流水,随着这声轻唤,沁入心脾。低低应了声好,江乔拐去后院,拿出备好的屠苏酒,回到屋时,桌上已摆好饭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就食指大动。

  

  不管是狮子头还是松鼠桂鱼,还有过年必吃的饺子,卖相都是一等一的好。江乔举起筷子看了好一阵子,最后挑了块鱼尝。酸甜可口,外脆里嫩,说不上大师手艺,但也不差了。“问溪,这菜”说着边扫视了满桌饭菜,“下了不少功夫?”这话听着是问,可语气里的肯定毋庸置疑。叶问溪坦诚地点了点头,拍开酒坛封泥,给两人各倒上一杯,“那你满不满意?” 江乔“嗯——”了一声,瞄了他一眼,“还行还行。”又喝了一大口酒,“送酒还不错。”酒香醇正,入口清冽。叶问溪眨了眨眼,自己抿了口,再给他满上。有意无意间,一坛子酒被两人尽数喝完,菜倒是剩下不少。


tbc.

(十分的我流藏丐,要是看起来怪怪的一定是我文笔的问题)

后面是没开完的车 

有缘写完再见

 @GalaxeeL 你随便看看吧……是这样的……

儿子真好看hhhh
(虽然衣服看起来有点胖

国名系列01俄罗斯红茶之谜(自存)

 自存一下原著的糖



动物园的暗号

我在七点三十五分,接到火村打来的电话:“你家附近的动物园发生了推理小说家喜欢的案件,你一起过来吧!”那时,我可是早上五点结束工作刚刚躺下没多久。



大阪府警署的铁腕警部表情无精打采的。这也难怪,他习惯审讯,调查什么的,但要说到解开谜题,实在是强人所难。我刚想到这里,火村开口说:“我现在和警部的心情是一样的。为了调查犯罪而来,却要解谜,是吧?这个问题既不适合警察也不适合犯罪学者,很明显适合推理作家。”

他努努嘴,用斜叼着的烟指向我。

“咦,你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泄气话啊?我只是你的助手,在等你指示。”

我调侃了他一下,他将烟调回原位,“那我就不客气了。快将这个暗号解开,华生!”



“别灰心,也不是解不开这个暗号世界上某地就会开战。再说警方的调查也是多方面展开的。”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失望了吧,居然被这个爱讽刺的男人安慰了。





天棚的散步者

位于藤井寺市的道明寺是归属于真言宗的尼姑庵。其内有天满宫,我在高考前也和朋友悄悄地到这里参拜。因为这里许愿灵验,使得我得以就读第一志愿的学校,也因此有机会和火村英生成为相邻而坐的同学。必须要感谢,尽管我总是被火村教授随便欺负……



“也许吧。不过那个看起来很弱的叶克彦,也许在行凶时可以有看不出来的怪力。无论如何,你不该这么早就将推测挂在口边,有栖川老师。”

“是的,火村“叫兽”(故意将教授读成这样)。”



我用双手托住他的腰部两侧,帮助他不出声地抬起身体。顺利爬上天花板的副教授,用右手轻巧地比划出OK的信号,安静地开始探索。他应该是很小心地爬行,我竖起耳朵也听不到木板被压的声音。即便如此,留在下面的警部和我,双手抱胸,抬头看着上面祈祷一切顺利。





红色闪电

“美国人跳楼自杀也要脱鞋吗?”

这让了不起的火村教授一时语塞,“不知道。”

虽然我心想,哈哈,你看看你看看,但我还未嘲笑他就先原谅他了。





RUNE的指引

火村的房间一如往常,东西放得乱七八糟。从三面墙壁的书柜满溢出来的藏书,与散乱四处的还放在航空邮件信封里的海外文献、刚开始写的论文草稿等,令人无法立足。虽然昨晚我已经打电话告知今日的来访,但他还是没有收拾房间的打算。哎,其实我们半斤八两,我也不会因为他说要来就整理自己的房间。

“你是因为过了截稿期来换个心情吗?还是来着灵感的,老师?”

我——有栖川有栖会被火村调侃地叫做“老师”的原因,好像是因为我只是推理作家里的无名小卒。

“才不是呢,我是关心你而来的,教授。”

我迅速地以“教授”回敬是因为火村英生是英都大学社会学系的副教授,专业是犯罪社会学。三十三岁与我同岁。我们从大学时代起就是朋友,一直到他读研,又搬到京都北白川的租住地点,已经十五年了。

“我还没有从你说的故事中找到过灵感写作,如果有好玩的内容,我很乐意听听。”

“你看,不还是来找灵感的吗?”



“想听的话给我冲杯咖啡!”

我连”好的“都没说就走向厨房。火村只有对自己下厨有良好的习惯,那里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我在熟悉的厨房冲了两杯咖啡回去一看,副教授已经盘腿就座,把玩着会告知神谕的石头。

嗯,不对,他并不是随便把玩,感觉是选择了特定文字的石头。



“不对,那是全世界共同的——那边有您的作品,请拿过来给我一下。”

被他这么一说,我往身后的书架看过去。很感谢他收藏着朋友的书。不过,他却将书上下颠倒地放在书架上。





俄罗斯红茶之谜

接到兵库县警搜查一课桦田警部的电话时,火村和我正在吃早午餐。

“火村教授在吗?”

“在,请等一下。”

我忍住没有开口问:“又有案件了吗?”并对火村说:“是桦田警部。”之后就把话筒交给正打算在第二片吐司上涂花生酱的朋友。身为京都英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锋芒毕露的犯罪社会学学者——火村英生,左手继续拿着吐司,用空着的右手接起电话。至于我,则很好奇地在一旁竖起耳朵准备偷听。

火村按下了免提键,这样我就能听到桦田警部那低沉的声音了。

“我给您北白川家中打电话,结果听说您去有栖川先生家里玩,所以我就打到这里来了。”





八角形的圈套

“如果正式表演要是没意思的话,那就糟了。”

“那倒也是。看不到正式表演还真是可惜呢,火村教授。”

“是呀!懊恼呢!参加不了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生平最大的活动呢!

“你不要这么夸张啊!”


这两个人真是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