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KKsm

石中火 梦中身

文笔撑不起脑洞 心塞
写了也不想放上lof【写得太羞耻了

一个奇异的脑洞

想脑大逃杀向的阴阳师

可组队可单刷 每天每个式神三点鬼火 击杀有鬼火回复

阴阳师不参加

死亡顺序的话就抽签决定吧

猜猜谁能活下来

“我不能将其称作改变”

虐到不行啊呜呜呜

阿轼:

审神者从前是阴阳师


aya崩坏梗有


大概就是失去阴阳师身份的审神者慢慢融入本丸的故事?


主角≠作者or主角=作者,自己也不清楚


不乙女不玛丽苏的日常向


如果都ok——


就请看吧




01


实际上最早的时候,成为审神者并不是完全出于自愿。


 


那时候我在阴阳院工作,是职业阴阳师。


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从来没想过跳槽到别的什么机构上班,尽管阴阳院可能是我见过的最不会经营的一家公司。


虽然和古代阴阳寮名字一样,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国家下设的重要机构,只是一家私有企业,利用占据的灵脉召唤出强大的妖怪和神明,雇佣阴阳师带着他们去解决灵异事件。


刚毕业的那年,我还没思考要找什么工作的时候,看到了阴阳院的招聘启事,海报上那个美丽的神明迅速吸引了我的眼球。于是我就傻乎乎地递交申请,顺利成为一个阴阳师,开始了打工生涯。


然而参加工作之后才发现这份工作比同类工作来说辛苦了很多。想做好阴阳师这种工作,对家庭出身要求都很高。


 


因为阴阳院只会给分发少的可怜的物资,甚至可以说不够工作消耗的。灵力这种东西,虽然锻炼一下能够一点点增强,但在工作中肯定会用光,因而想高效完成工作就必须使用特别的药物来迅速恢复。阴阳院发的不够用,就得自己买。还有别的用途的几种药物,以及符咒和用来和式神定契约的道具,都得自己掏钱才够用。


而且工作量很大,真的很大,一旦接下一份工作就得满城跑来跑去,有时候还得去异界战斗和搜索。不是没完没了找东西,就是和妖怪拼命战斗,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让人不得不熬个几天几夜才能做好的工作。


当然,不工作也可以,那就没工资拿,也没机会见到强大的妖怪、神明或九十九神,更别说让他们成为你的式神。阴阳师的强弱很大程度由式神强弱决定,所以为了见到更强大的式神,大家都很拼命,竞争相当严重。


 


我家境并不是很好,没钱经常去大肆采购物资,也没钱购买给贡品交涉式神,所以一直是底层挣扎的那一群人。


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已经不记得了。


大概是因为舍不得那些陪伴自己的式神们吧,特别是镜,尽管她是阴阳院量产人手一只的九十九神,没什么战斗力,总是在一边絮絮叨叨,但有个人陪着总归是好事。听着她说各种各样的事情,就算是辛苦的工作也会变得没那么难以坚持。


还有其他在各种工作中认识的式神们,他们有的是我工作中遇到之后就愉快地跟我走的,有的是我饿好几个月咬牙买下接个不菲的召唤券召唤出来的,也有的是不休不眠找到大量他们喜欢的贡品,然后请他们和我走的。


 


我是个容易知足的人,没有什么大目标,就这样每个月好好工作,以为生活会一直这么一成不变中变化下去。


结果干了一年多之后,阴阳院突然不再下发工作了。


这个时间前后,本丸开始招人了。


 


因为阴阳院没有工作下发,领导层也和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的同事们有不少跑去DMM那里应聘审神者的工作,渐渐地,这成为了他们的共同话题。


听着他们在阴阳院的餐厅兴高采烈讨论别的工作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奇怪的不舒服感觉,也有好几次试图制止话题或者转身离席。我知道自己是个不合群的人,害怕变化。


可是最后,因为害怕彻底被隔离在好友的圈子之外,我开口问了DMM的事情,然后被他们推荐去当审神者。开始的时候以不知道怎么去DMM而拒绝,可是最后大家都去做兼职了,我因为害怕而决定也去应聘了。


这就是起因,真的毫无“被选中拯救历史的人”的感觉。


 


02


“我是小野轼,十九岁,做过一年半的阴阳师——”


“对不起,暂时不招人了。”


这是我二月多去招聘的实况。


第一天去遇到人类多没法接待的情况,第二天被告知已经没有职位了。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这种起晚得就只能抱着简历灰溜溜离开了。


 


那个时候想过放弃,结果有个跑去兼职的阴阳师好心把自己的职位让给了我,叫我替她一段时间。于是办好手续之后,我来到了她的本丸的门口。在那里有一个不是美少女的黑长直少年站在门口,看起来等候多时了。


“我是暂时代替你们主人的。”


我表明身份,他热情地接过行李,完全没有排斥的意思。


“我是鲶尾藤四郎,请多指教!”


很可爱的一个孩子,叫人不忍心拒绝他。到本完之后在同为阴阳师的同事们的指导下学会了审神者的工作,由于阴阳院一直没动静,便安心做起审神者了。


DMM这边比阴阳院好上几百倍,每天都会给充足的物资,记得完成简单的每日工作就能拿到奖励,并且也不存在不肯花钱买他们的物资就过得很苦的情况,让我觉得自己以前简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我并没有因此讨厌阴阳院,尽管从前到现在都会默默在心中吐槽它,但我一直认为,只要阴阳院重新运转起来,自己就会回去干原本的工作。


 


三心二意的日子过了很久,然后决定性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阴阳院将于四月三十日解散。”


焦急等待了一个月的回报,是一句简单至极的通告,看到的瞬间我懵了,对着家里那些剩下的物资发呆。接着,才意识到自己即将失业。


从前公会的人大都去DMM应聘当提督了,这是要带着继承了战舰能力的少女守护海洋的工作,从很久以前就时不时会招聘新人,但我一直没什么兴趣。其实,我试过各种兼职,比如曾经应聘过到异世界当魔宠治愈师的工作,也试着去另一个异界参加争夺“亚瑟王”宝座的战争,但都是没怎么坚持,很快就被辞退了。


不过我不想当家里蹲。


 


所以顺水推舟,我参加了三月十日DMM的审神者应聘。


要应聘的人真的多到可怕,和我同时进入阴阳院工作,但更早成为正式审神者的好友远山落月带着我最早完成了上交简历的任务,总算是工作有找落了。


“以后要继续请多指教了。”


说完这句话,落月回到自己的工作中了,将我留在了DMM的代言者面前。


 


03


代言者是一只狐狸,名叫“狐之助”,金色的,小小只,我得蹲在地上听它讲话。


解释完审神者工作要求之后,它叫我换上审神者的衣服,服装有两种款式,一种是印花的漂亮浴衣,一种是巫女一样的装束,质量都很好。


我看了看女装,又看了看身上穿了一年多的白色旧狩衣,犹豫了。


 


“我能穿现在这身吗?”


试探着问了一句,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您现在是审神者,请您维护这份工作的形象,并且如果可以的话,请留长发。”它公示公办地和我说到,“审神者应该是完美的女性。”


不能违背,带着无力感,我默默换上了巫女的裙裤,披上千早。头发太短不能扎起来,狐之助说可以等留长了再说。看着镜子里的少女,我强烈地感到了陌生,那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小野轼”了吧。


 


04


阴阳院在预定时间准时消失了。


 


那之前的很擅长一段时间我都会跑回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坐在走廊上,不为了干什么,就为了和自己的式神么在一起。


我和能找到的每一个同事打斗好见识他们的式神最棒的英姿,去每一个做为阴阳师曾经去过的地方拍照留念,把自己所有物资尽情挥霍干净。最重要的,要把将每一个式神的样子一遍一遍记在脑海里直到没法忘掉了。


“呐,主人,最近应该遇到了什么好事吧。”


镜笑着问我,我低下头不敢将成为审神者的事情告诉她,生怕她指着我说我抛弃了她和其他式神。


我想起加州清光问过我,除了他们那些刀剑之外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下属,我当时也语塞了,和现在一模一样。我放不下阴阳院,尽管审神者的工作也渐渐开始喜欢上了。就和每个人都没法忘掉第一个恋人,第一个养的宠物,第一个同桌,总之“第一”留在身上的烙印是没法消失的。


“要是能有人代替我们陪伴着主人,我真的会打从心底感到高兴的。”


她露出干净清澈的笑容。


 


然后,当世界上最后一块土地从四月三十日离开的时候,阴阳院崩坏了,我看着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式神们一个一个因为失去阴阳院供给的能量而消失,却哭都哭不出来,只是看着他们,直到最后一刻。


镜张开手似乎想要一个拥抱,但当我伸出手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稀薄的无法被触碰了。


 


“祝您在今后的日子里大显神威,希望您一直记得我,希望每一天早上就算我不在了,您也能记得我每天送您的银苹果。”


她笑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永远融化在了夜晚的空气中。


 


我作为阴阳师的人生在这一天彻底终结了。



我又想刷起剧来了这自带柔光的颜啊啊啊!不行!我可是要期末考的人了!】

每天都生活在严寒之中…安利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太棒啦居然找到了ayakashi的本子哎